缅钦族难民逃到马

教育,让他们不再卑微

报道    | 摄影:练珊恩

      “虽然没有薪金,但当我看到小朋友学会1加1等于2的时候,那就是我最大的回馈了。”看着小孩在一旁开心地吃着面包,他边说边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28岁的Silas回忆起3年前只身从缅甸来到马来西亚时,发现许多同乡小孩在吉隆坡闹市的街道上游荡,而决定投身教育行业。

图1
图1

Silas分文不收地在缅甸钦族难民教育中心工作,除了教导知识予孩子们,他还致力将钦族文化传承给下一代。

图1
图1

Silas分文不收地在缅甸钦族难民教育中心工作,除了教导知识予孩子们,他还致力将钦族文化传承给下一代。

1/1

      虽然逃难到马来西亚的缅甸同胞手持联合国难民证,但由于大马政府没有签署《1951年难民地位公约》和《1967年难民地位协议》,所以不能在大马接受正规的教育。

 

      Silas说,这些小孩没有机会上学,成天游手好闲,而且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常被掳、被抢、被强奸,这些痛心疾首的事件无一不让他感到担忧。

 

     “我在缅甸接受过大专高等教育,深知教育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尤其在我来到大马后,看见有接受过教育的本地人都能过上好生活,不像我们一样,非常卑微。”他脸上尽是五味杂陈的神情,但眼神隐隐露出一丝希望。

 

     于是,Silas获得这些小孩父母的同意后,带他们到蕉赖缅甸钦族难民教育中心(Chin Student Organisation, CSO)接受小学程度的基本教育,而他自己本身也毅然决然地投入教师行列,而且还分文不收。

 

    “我想要让这些孩子懂得科学、数学和英语,他们未来才能够与世界接轨。”

图2
图2

钦族小孩认真上课,还被老师点名站起来回答问题。

图2
图2

钦族小孩认真上课,还被老师点名站起来回答问题。

1/1

      除此之外,这间专门为钦族小孩而设的教育中心,也坚持教授钦族母语,“就算我们离开了祖国,也必须让下一代懂得用母语沟通,因为那是我们的文化”。

 

     对此,Silas坚定不已,认为钦族小孩需要懂得钦族自身的文化,因此,除了母语之外,他也利用闲暇时间教导小孩们钦族歌曲及舞蹈,并让他们在学校表演。“人不在祖国,但文化不能忘。”

图4
图4

Silas 带领小孩为隔天的钦族舞蹈表演进行彩排。

图4
图4

Silas 带领小孩为隔天的钦族舞蹈表演进行彩排。

1/1
图1
图1

你是否也拥有最爱阅读的三本书呢?

图1
图1

你是否也拥有最爱阅读的三本书呢?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