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翻倍

饮食起价实属无奈

 

报道 |  摄影:陈凯达、陈宇漩、许家琳、童慧卿            ​

(双溪龙28日讯) 人流增加,是祸还是福?

 

      学生人数剧增为双溪龙带来无限商机之余,店租也随着需求量而上调20%至50%,餐饮业者纷纷坦言,为应付昂贵租金,只好将饮料价格调涨10至20仙。

 

      U-Click记者今日抽样走访双溪龙餐茶餐室,业者皆对拉大生家境不富裕表示体谅,因此饮食的价格涨幅不大。

虽然如此,仍有学生投诉食物过于昂贵。

  

图1
图1

随着双溪龙校区的学生人数剧增,双溪龙饮食业的客户群从居民扩展至学生,后者甚至是成了他们的最大客户。

图1
图1

随着双溪龙校区的学生人数剧增,双溪龙饮食业的客户群从居民扩展至学生,后者甚至是成了他们的最大客户。

1/1

      

      666茶餐室老板张先生(58岁)在受访时无奈地说:“4年前我们店的租金是3700令吉,4年后增至7600令吉,足足翻了一倍。”

 

      “我们最后一次的涨价是在去年7月,据我所知,有好几家的茶餐室起价也是店租和通货膨胀所致。”

另外,庆丰美食坊老板娘刘女士(56岁)坦言,她在今年农历新年后便调整了饮料价格,主因是原料涨价。

 

      “租约还没到期,所以目前的租金还没上涨,可是每次签约新租约时,租金都会上调约20%。”

 

      除了昂贵的租金,刘女士认为,消费税的实施也与饮食起价息息相关。

 

      刘女士直言,相较于吉隆坡,双溪龙镇的食物价格不算太高,“但是,学生们依旧投诉食物价格太贵,我们也有向他们解释我们面对的问题,有些人可以接受,有些人不能接受,我们也没办法。”

  

居民:涨幅合理

 

      针对食物涨价,双溪龙居民与拉大生各持不同看法,前者认为饮食涨幅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然而后者则常遇上漫天开价的情况。

 

      迪瓦哈然(37岁,IT安全经理)认为,商家调整价格很合理,和以前没什么差别,也没面对收费不合理的问题。

 

      “比较大的改变是店面增加不少,顾客的选择更多。”

 

      他补充:“学生认为食物的价格较高,可能是店面环境等因素所导致的,像是若到装潢较高级的餐厅用餐,价格自然比较高。”

图2
图2

图2
图2

1/1
图3
图3

图3
图3

1/1

      

      另一方面,涂巧棋(58岁,果摊小贩)则认为学生人数的剧增反而让双溪龙镇的食物变得便宜。

 

      “像是杂饭变得更便宜了,商家为了吸引顾客纷纷削价,这反而让学生们得利。”

 

      “我不是这里的居民,可是我在双溪龙镇经营果摊18年,每天下午都有在这里用餐。我认为双溪龙镇的食物价格较高,可是很合理,因为来双溪龙镇的交通不方便,导致运输费比较高,所以食物价钱稍高是可被接受的。”

  

学生:贵,但仍可担得

 

     另一边厢,来自槟城的拉大生王静诗(21 岁,企业公关系)认为,双溪龙的饮食价格偏贵,但仍在她可负担的范围内。

 

      她说, 一天至少会在外用餐一次,而一餐的花费平均在5至10令吉左右。

 

      然而,来自美食天堂——槟城的她说:“在家乡只需 3令吉 50仙就能吃到的云吞面,在双溪龙居然要价5令吉 50仙。”

 

      她说,食物价格较高之余,也不比槟城食物来得美味。 对她来说,双溪龙嘛嘛档的食物价格最为公道,既吃得饱,价钱也实惠。

 

      她分享个人经验说:“有次吃经济饭时,我发现友人拿的菜肴比自己多,但需付的钱却比自己少。”经济店业主漫天开价的生意模式让她摸不着头脑。

图4
图4

图4
图4

1/1

      无独有偶,在吉隆坡居住的张怡惠(19,建筑系)也曾遇过收费不合理的情况。

 

      她当时拿了一菜一肉一蛋要价5令吉50仙,而友人夹了两样少量的蔬菜,却收费4令吉50仙。

据她所知,该经济饭店得知其他顾客在社交网站投诉后,稍有调整价格。

 

      然而,张怡惠认为双溪龙的饮食价格在合理和负担得起的范围内,近期的价格调整是情有可原的

 

  

图5
图5

图5
图5

1/1

      除此之外,根据价格来决定饮食的陈宣婷(21,会计系)说,平时用餐的首选是价格廉宜的经济饭店,再来是嘛嘛档。

 

      “而且,经济饭店也免费提供了茶水及例汤,所以我也不必额外点饮料。”

 

      针对有的茶餐室将中国茶的价格调涨至每杯70仙,她认为其涨幅不太合理。她解释,中国茶的成本很低,一包茶叶可冲泡许多杯茶。

 

      然而,她考虑到百物涨价,还是勉强接受。

  

图6
图6

图6
图6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