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区达人 > 客户减少50至75% 小贩夹缝生存

客户减少50至75% 小贩夹缝生存

报道、摄影:余可楹

(双溪龙7日讯)疫情逐渐平稳,双溪龙小镇的小贩开始复工,茶室老板虽有折扣30至50%档租,但小贩们依旧在客户减少50至75%的情况下夹缝中生存,或另寻出路。

 

袁芳(炒粿条小贩)说,她的顧客群在行管令期間減少75%,一個早上只賣出8到8碟炒果條,儘管茶室老闆給予4月檔租折扣30%,但她仍繳付高額檔租。

 

她說,她在過去今年返中國協助兒子打理生意,導致她流失常客,儘管她在去年11月回到大馬開檔,仍無法追上先前的客流量。如今生意難上加難。

 

何碧云(虾面小贩)说,她虽在行管令期间休息了两个月,却需付1000令吉以上的档租,在5月19日重开面档前,她都是靠吃着过去买下的货来维持没有生计的日子。

 

她说,做虾面生意更为困难,汤底熬制工序繁杂且材料多,每日开资至少100令吉以上,而且客人会顾虑虾面胆固醇过高,一周最多只光临三次,导致她赚回本钱的几率变得更低。

 

她認為,總不能擔心虧損而休息太久,否則顧客會誤以為她結束營業。

 

“做又死,不做又死;做就死慢一点,至少能吃自己卖的食物。”

 

俗话说,有人欢喜有人愁,在520茶室开档的黄宝琴(板面小贩)从忙碌中抽空接受采访说,过去的三个月,老板愿意减少50%档租,她索性不开,在家中陪女儿学习,但时常接到过去客户的来电询问何时开档。

 

她说,在她开档后并没有受行管令影响而导致客户量减少,反倒多了一匹外带的客户,使她在付完档租后,还赚了一笔小钱。

 

堂食客户减少 小贩另谋出路

 

何碧霞(猪肠粉小贩)说她在行管令期间堂食的客户减少大半,生意不佳,只好学习别人在脸书上卖吃食,意外让她发掘出一条生路,获得新客户群。

 

她说,她把准备好的食物发到脸书上,截单时间为下午6时,待客户下单后便可在家里坐等食物到来,满足了客户不能出门却想要吃外带食物的需求,不妨是她的另一种赚钱方式。

 

她还说,她现在不仅有双溪龙小镇、皇冠城、甚至还有巴生的客户。

 

何碧云则说,妹妹何碧霞曾问她要不要一起在脸书上卖吃食,至少能赚点钱维持生活,但她拒绝何碧霞的好意,说自己年纪已长,抵抗力差,怕影响送餐的效率。

 

6月份客户分流 生意难做还需担心治安问题

 

袁芳说,5月份还有很多商店没开,咖啡店也只开了2间,客户集中,上班的人只能二选一,当时的生意还比较好做;6月份起实行复苏期限行令,部分人复工,咖啡店都纷纷开始营业,导致客户群被分散,生意变差。

 

她说,她过去主要的客户还是大学生,但受疫情影响,大部分的大学生都返乡,现今主要客户只有附近的居民。她还说大部分有家庭的居民选择直接在家做饭,外带食物的客户只占少数。

 

她还说,现在行情不好,居民除了要避免受疫情影响,还需要防范社会治安问题的发生,如抢劫,导致愿意出门的客户变得更少。

 

“人少了反而可能会遇到抢劫的,少人更危险!”

袁芳(炒粿条小贩)说,档口开至下午2时,客人非常少;晚上的咖啡店更难见到客人,大部分顾客更只会光临大炒和板面生意。

2.jpg

何碧云(虾面小贩)接受采访时说,顾客是小贩的财神爷,没有顾客,就等于没有收入。

何碧霞(猪肠粉小贩)说,生意不佳,付不起员工的佣金,只好自己亲力亲为。

黄宝琴(板面小贩)却说,顾客数量和过去没有差别,堂食和外带的客户都多,生意陆续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