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AUGUST 2020

夕阳无限好

     

     

       2020年冠病肆虐,许多国家无不为这疫情焦头烂额,而早在大马实行行动管制令前,我与家人曾去了趟实兆远,打着游山玩水的名义,实际上是去抒发心情。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从下午一点多出发,到达已是下午三点了。烈日当空,我原是只想呆在车内,听听我的悠闲音乐,再续还未饱足的午睡,但海的呼唤硬是把我从车内拖了出来。海风吹过脸颊,有些闷热,夹带着微微的咸,海水波光潋滟,闪烁得让人无法直视它,偶尔几只海鸟飞过,带来丫丫的声音。太阳底下,我让妈妈给我照了张相,但怎么照就是不满意,不是角度问题就是过于曝光,终是看得我心烦意乱,只好作罢,转而看海。

       海边附近有一个海龟保育馆,免费入场,爸爸迫不及待地把我们拉了进去“参观”。其实这个海龟保育馆我已经来过两次了,再看真是没什么新意,也不会感到好奇。看着海龟在养池里游来游去,看似惬意,但再游也是在一个养池的范围,怎能比得过那浩瀚大海带来的自由与视野。但换个角度想,呆在海里还不如呆在养池里安全,每天有人喂食,也没有天敌危害,还有人帮忙抚育后代,对海龟来说何尝不是个好去处呢?人在外流离飘荡久了,自然也是要个·好去处,安家乐业是许多人的目标,但相对的自由也定将减少,安家或是自由,选择在自己手里。

       从海龟保育馆出来已是下午四时三十五分了。班台因为有渔村的关系,每天都会带上不少鱼虾鲜味上岸,而它的叻沙用料也是新鲜,尤其是汤头听说鲜美无比,所以我早就想来尝尝鲜。但打开GPS,弹出来的叻沙餐馆显示营业时间早在中午就结束了,怨我来得太晚。我也只能带着遗憾的心情到附近的小食中心吃上一碗板面,再配上椰糖ABC杂雪,也不失为一番好滋味。

       用食完毕,下午五时十七分,妈妈说不如到大伯公庙走走,消除肚内的账气。又是一个小时多的车程,加上当地居民放工塞车,到达的时候已是六时五十分,大伯公庙的前面就有石滩,太阳已经要落下了。它躲在林子后悄悄下落,把下层的天空染成紫粉色,上层则是乌蓝色,浪花拍打着石礁的声音,与景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看上去让人觉得这是多么浪漫又静谧的画作。我一直都很喜欢夕阳的暮色,它即有白天的明媚,又拥有夜晚的低迷,看着很美好却不失惆怅。梅艳芳曾在演唱会上唱过一句“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是消逝得快,所以才劝谏人们应该把握时光,珍惜当下。

       不久,太阳的影子便没了,我在心里叹了一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转身与家人向大伯公庙走去。

       

     

 

文、图:王奕霓

王奕霓.jpg
2.png

实兆远大伯公庙前的海边日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