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濒临淘汰

的夕阳行业——传统杂货店逐渐没落

报道、摄影:童慧卿

       随着时代转变,传统杂货店已经渐渐不受落,大部分人选择到超市或便利店购买日常用品。但是,在较为偏僻的乡区和村落,有这么一代人坚持守着传统杂货店,让这里的居民在交通不便利的情况下也能购买所需的物品,为他们提供一点方便。

       位于森美兰州丹绒怡保(Tanjung Ipoh) 的福兴隆是一间在马来乡区里由华人经营的传统杂货店。从第一代创办人童胜福传至第二代,已经历70多年的光景。目前由童玉金(63岁)和童玉光(56岁)兄弟俩接手爸爸的生意,共同经营这家杂货店。

       

       福兴隆基本上分为两大区域,分别售卖干货和湿货。干货包括柴、米、油、盐等生活用品;湿货区则是售卖蔬菜和鱼肉类。小小的杂货店,五脏都俱全。除此之外,店里还会出现一些古老的器具,古早味十足。

       哥哥童玉金说,虽然福兴隆位于丹绒怡保大街旁的一条蜿蜒小巷里,地理位置不明显,但这70多年来,也服务过不少上门的老顾客,生意虽没过往好,但也还算不错。这家老店在高峰时期时曾试过从早上6点营业至晚上8点。弟弟童玉光则透露,自从附近的居民渐渐搬离乡区,改往城市发展,顾客的流失,再加上年纪渐长,很多体力活负荷不来,所以不得不把营业时间缩短至8个小时。

       童玉金指出,经营一间杂货店不容易,要花费不少精神力。去年政府开始实行消费税,更是加重了传统杂货店业者的负担。

       另外,这份工作太耗体力,常常要搬货及送货,因此面对腰痛、脚痛等的健康问题。再说,即使有人愿意接手这门生意,过几年后,老店也会面临拆迁的命运。

1/1

福兴隆的匾额黄底红字,并使用了三种语言书写,分别为华文、马来文和爪哇文。“福”意指福气,也是创办人童胜福的名字;而“兴隆”是指希望杂货店能够生意兴隆。

1/1

福兴隆客源以马来同胞居多,另外还有华人及印度人。在这里还可以看到三大种族采购完毕在店外闲聊的情景。哈密扎是住在附近的退休小贩。每天早上9点多,他都会来店里买东西,顺便与其他顾客聊天。

1/1

哈密扎有时候也会客串充当店员,自己动手剁肉。童玉金在一旁清洗盛鱼的塑料盆。

1/1

写着“生意兴隆”的黑狗啤酒广告牌有着悠久的历史,从营业不久后就悬挂至今。这种充满古早味的广告牌已经不常见了。

1/1

空闲时,童玉光也会一边等其他顾客上门,一边跟顾客聊聊天。

1/1

童玉光的太太郭秀美(左)是他的得力助手。平时除了照顾好一家人的生活之外,还要打理店里的生意,甚至要帮忙送货。只要路程不远,她会用古老的手推车推着货物送到顾客的家里。送货时遇上邻居还会互相打招呼。

1/1

郭秀美正往钱桶里找钱给顾客。这种吊拉式的钱桶利用滑轮的原理,使钱桶可以随意上下滑动,让业者随时能够找钱给顾客,方便又省力。

1/1

童玉金的太太张赐华平时也会到店里帮忙,主要负责湿货区。她正帮顾客处理甘望鱼,先刮鱼鳞、去内脏、再剁成块,手法快速利落。

1/1

这种古老的磅秤能够承受50公斤的重量,小女孩都能使用这种称来量体重

1/1

除了能够称人的重量的大磅秤,还有这种能承受10公斤的小磅秤。童玉光把牛肉切成小块后,使用小磅秤称牛肉的斤两。

1/1

杂货店里人头攒动,加上货物四处摆放,非常拥挤。因此天花板的空间也被用吊的方式以存放货物。

后记:

       小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生活,我却一点也不无聊。只要待在店里,总会有许多好玩的东西、好玩的事情。我最喜欢趁爸妈不注意,偷偷从装着糖果的玻璃罐子里抓走一大把糖果,然后带去学校。当时是我最沾沾自喜的一件事,因为别人需要向爸妈讨钱买零食,而我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享有这些。当然,被爸妈发现的时候又免不了一顿打。

 

       后来,糖果罐从玻璃变成塑料,糖果对我来说再也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但是,看着店里那多年不变的摆设,小时候的回忆总会涌上心头。虽然当时很渴望附近能建立一间大型超市,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没有大型的超市,也不算是件坏事。至少我能在传统杂货店里体验到超市无法体验的人情味。这些老顾客在我们店里购物时会讨价还价,有时还会赊账。这些帐都会记在小小的555簿子里,越积越多,就像对这间老店的回忆一样,越存越多。

 

       店里没有聘请员工,所以我们四姐弟从小就会待在店里。美其名帮忙顾店,实则“监守自盗”,总会偷走不少糖果零食。大热天就会从冰柜里直接拿走五颜六色的冰棒,坐在饼干铁桶上吃起来,那是小时候的一大乐趣。杂货店是由木板搭建而成,店外还留着当年用以钉海报的钉子,满满的一整面木板墙。下雨天时,雨滴滴在锌板屋顶上就发出巨大的声响,还会漏水,而我们就会帮忙把水桶排在漏水的地方,非常狼狈。这里没有时髦的装潢,还有一种年久失修的味道,但这些都是豪华的超市代替不了的情怀。

 

       福兴隆不仅是一间杂货点,它是我的家,对我而言更是承载着回忆的一个地方。我在这里长大,看着供应商驾着大罗里卸货、看着顾客来来往往、看着这里的居民一个个搬走、看着爸妈一天天老去。我不知道它还有多久就会休业,因此希望藉由这次的摄影专题,来保留我们这家人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