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May 2018

我想,我喜欢你

 

 

 

 

(一)

       “小妹,上次你用的消痘膏在哪儿?快拿过来给我吧,我快毁容了。” 方阿米在脑袋瓜上扎了个发带不让额前的刘海掉下来,苦恼地看着脸颊上那颗又红又肿的青春痘,紧蹙着眉头想要伸手把那颗恶心极丑的青春痘挤破。

       真是太糟糕了,每次只要满脑都是解不开的烦恼时,该死的痘痘就会在脸上起了很多肿包,让方阿米难堪得只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见人。

       “姐,你的生物学知识都去哪儿了啊?课本上不是说过嘛,凡是伤口都不能用手抠,会细菌感染留下疤痕的呢。” 方阿米的妹妹一副书呆子的模样推着架在扁塌鼻梁上的眼镜,两只忙碌的小手一手捧着生物学课本,另一只手拿着一支消炎的消痘膏交附到方阿米手中,歪头歪脑地看着对着镜子烦躁不已的方阿米。“你还是去看看皮肤科吧?最快的方式就是去看医生了。”

       “闭嘴好不好?我都已经够烦了。” 方阿米对着站在身旁盯着自己看的妹妹感到特别不自在,烦恼地对她翻过白眼呛了她好几声。

       身为一个理科生,这些小细节方阿米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啊。

       只是不得已为了让可恶的它更快消失,唯有选择这么不堪的下下策了。

       “哦?!姐!这个 ...... 是什么?我没看错吧?” 方阿米的妹妹在准备转身离开房间时,眼神不自觉飘忽到了书桌上亮着屏幕的笔记型电脑,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连环惊叫了好几声。“天啊我没看错吧?姐你网购欸!竟然还是买衣服啊!姐你发烧了吗?”

       “我网购关你什么事啊?你出去好不好?明天不是有考试嘛,有够烦死人的。” 方阿米将消痘膏搁置在一旁把正在吵闹起哄的妹妹推出自己的房间,冷酷地顺手把门用力地关上。

       “妈!我告诉你哦,姐她吃错药了 ...... ” 屋里的隔音不太好,虽然关上房门却还是听见妹妹扯喉大叫的声音,让方阿米不耐烦地合上笔电,重重地把身子倒在温暖的被窝里。

       的确 ...... 就连方阿米也觉得自己吃错药,再不然就是精神错乱发烧了。

       平时都不爱打扮买衣服,今天方阿米自己反而转死性开始上网选购衣服了。

       人类啊,真是个说变就变的恐怖生物啊。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才不会上网选购衣服呢。” 方阿米看着被自己藏在枕头底下的那张邀请柬,一脸啧啧嫌弃地盯着邀请柬上那土气至极的烫金设计,自顾自地嘀咕好几声别过脸倒头大睡,随手把那张邀请柬丢到一旁。

       对啊,要不是为了它。

       是他。

       能在它之上遇见的,他。

       “这个方程式我到现在都还没搞得懂呢,你问问副班长吧。” 方阿米懊恼呆然地看着写满各种算式的数学习题,在被自己的好朋友拒教数学之后便搔着后脑勺,望着那道总是解不开的数学习题发愣好久。

那年,高二。

       其实方阿米当初选择念理科班就是一个大错特错的选择,这个后果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可她总是天真地以为只要用功勤劳就能补去自己在数学上的弱点。

       事实证明,那都只是自欺欺人的美好幻想而已。

       不管自己多么努力地上数学补习班,多么努力地解开一道道总是像女人心一样爱拐弯抹角的复杂数学习题,自己的数学成绩总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吊车尾。

       看来,学习数学这回事,还真需要先天的天资才学得好呢。

       他是方阿米的同桌同学,从高一开始和他待在同一班、甚至被安排至坐在一起当同桌,这两年来方阿米的命运似乎都离不开他,彷彿自己像是围绕着地球自转的月球一样,总是被迫安排待在他身边。

说实在,一个成绩普通不起眼的同学,其实是很讨厌跟一个成绩优异的同学当同桌的。

       那种说不出的压力,旁人是无法理解的。

       譬如,时常被身边的老师和同学拿来作比较等等各种令人困扰、不必要的骚扰。

       “我来教你吧,发呆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教你的时候只讲一遍,所以你要专心听,知道吗?” 他低沉、充满磁性的嗓音在方阿米的耳边倏地响起,方阿米恍神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眼睁睁看着他将椅子向着自己的身边挪动靠近,抽起被方阿米攥紧许久的铅笔径自在那张数学习题纸上写着。“你看哦,这个X未知数要把它移过来 ...... ”

       方阿米将全神倾注于他的数学讲解中,可恶的注意力却又不时被他认真讲解习题时的模样给降低了。

       他有双迷人魅惑的单眼皮双眼,弧度恰好的高挺鼻和丰满的粉唇在架上眼镜之后更带出书生的斯文气质,完美的下鄂线搭配着认真教学的那张脸,难怪会让这么多女同学为他着迷。

       这么好看成熟的男孩子,方阿米只要坐在他身边就会莫名感受到他稳重、充满安全感的气息。

       其实 ...... 方阿米和他的关系还算是挺不错的。

       “阿米啊,借我橡皮擦哦,我的弄不见了。”

       “呀,你为什么每次借走我的东西都没还啊?!”

       “阿米啊,我口渴。”

       “该死的,那是我喝过的牛奶!”

       同桌一起相处的时光,虽然经常会有这些特烦人的小拌嘴小吵闹,自己偶尔也会讨厌那总是环绕在他身边的光环,但如果要认真说起来,其实方阿米一点都不讨厌他。

       甚至对他,存在着 ...... 那一丁点微妙、难以用笔墨形容的感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方阿米自己也不知何从解释。

       可是,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这份心意从来都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说明是暗恋嘛,这种少女情感是心底最深的秘密,怎么可能会让身边的人知道啊。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他呢。

       “明天把数学习题本带去学校吧,我再给你讲解一遍。不会的习题记得标记起来,我明天会帮你看看。” 他和方阿米并肩坐在进入夜晚后仅剩好几个搭客的公车座位上,手握着黄色荧光笔在方阿米的数学习题本上涂涂画画的。“你回去把这几个方程式背起来吧,我明天再跟你解释它是怎么运用的。”

       “你 ...... 能不能不要这么唠叨啊?我会自己回去看着办的。” 早已被排山倒海的上课和补习课攻击得不得休息的方阿米在坐上公车靠窗位置后紧抱着自己的书包,疲困的倦意加上驶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一路摇摇晃晃的公车,方阿米合上沉重的眼皮,脑袋瓜不自觉向着公车窗户上挨去。

       “你 ...... 过来睡吧,我把肩膀借给你。” 他瞥见方阿米昏昏欲睡的可爱模样只好合上数学习题本,为免让她过度惊醒而伸出自己的手臂将方阿米轻揽到自己怀里,不时偷瞄方阿米平静的睡颜,嘴角控制不住地微微上扬。

       他悄悄对自己好的情景,方阿米不是第一次发现了。

       “阿姨,我的朋友不能吃辣,还有她不喜欢吃韭菜,请你不要在她碗里加辣椒和韭菜。”

       他好像很留意她似的,每次都会清楚记得她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然后还会再三拜托麻烦身边的人别给她不喜欢的东西。

       “喏,暖暖包给你的。”

       放寒假前上课的每一天,他好像知道方阿米害怕寒冷容易感冒似的,每天不厌其烦坚持地给她带上暖暖包,趁着她专心上课时放进她的抽屉里。

       还有 ......

       “小心点。”

       每次他们一起去上补习班过马路时,他会自然而然地牵起方阿米的小手,直至来到了补习班的骑楼门口前才会放开。

       每一次看似那么自然的触碰牵手,每一次的贴心举动,都会让方阿米那么悸动。

       却又那么,害怕。

       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害怕他喜欢的其实不是自己。

 

 

(二)

       “一、二、三,西瓜甜不甜?” 帮忙摄影的同学握着如大炮般沉重的相机站在一群高三即将毕业的同学们面前,快速地按下了快门咔嚓地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甜!” 大伙儿身穿着以后再也不可能有机会重新穿上的高中服,堆满灿烂笑容地对着镜头开心比了胜利满足的手势。

       高三毕业典礼将至,为了留下青春的一页和美好的纪念,同学们都纷纷找上自己的好朋友或是同班同学,三五成群的一起合照。

       “阿米啊,快去把副班长找来吧,待会儿就要拍全班合照了。” 班长在不远处向方阿米用力挥手,示意方阿米赶快把从一大早就不见踪影的他找来班级合照。

        ...... 他会去哪里了呢?

       今早看着他拿着一份三明治牛奶早餐,匆忙地抛下书包就往外跑,不知道去了哪里。

       方阿米走遍校园里的每一处都不见他的踪影,泄气地暗自打算放弃不再把他找出来。

       “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就在方阿米下定决心不再把他找出来经过寂静无人的篮球场边时,冷不防听见了那把属于他的嗓音。

       方阿米下意识躲在篮球场另一稍微隐秘的角落处,看到了他和一个长得甜美可爱、单看校服上挂着的名牌就知道是学妹的女生一同坐在篮球场的观众席上,小心翼翼地牵起那位学妹纤细白皙的小手,那位学妹也没有拒绝地任由他就这样牵着。

       “好。”

       打从听见那位学妹对他的告白毫不犹豫地答应交往后,方阿米的心就像掉入了冰窟般,对他的喜欢再也没有沸腾起来。

       那天的合照,压根儿笑不出的似笑非笑模样简直丑死了,堪称方阿米人生中最不想回忆起来的照片。

       方阿米和他的关系,随着毕业之后也减少了联络。

       方阿米知道他交了女友之后更是大幅度减少了与他的接触,每一次的联系都是他先主动联络自己。

       “这衣服 ...... 很好看吧?” 他拿起一条紧身连身裙仔细地上下打量着,不停地用手肘轻推站在身边同样在看衣服的方阿米。

       “干嘛?想买给女朋友吗?挺好看的啊,这种裙子啊去海边旅行的时候穿就最适合不过了。啊,再搭配一副黑眼镜和草帽,简直完美!” 方阿米轻摸着自己的下巴处,脑海里自行想象要怎么完美搭配这裙子。

       “我没有女朋友。”

       那一刻,方阿米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不是交往得好好的吗?”

       “交往的时候一直吵架,所以选择和平分手了。” 他尴尬地把裙子放回原处,搔了骚后脑勺傻憨地露出笑容。“不适合的人要在一起真的有点难呢。对了,这个裙子你喜欢吗?”

       方阿米还未反应过来,脑袋持续地斟酌着为什么他会问她喜不喜欢那条裙子,眼睁睁地看着他再次拿起那条裙子托服务员帮他包裹起来。

       于是,他把那条裙子送给了方阿米,裙子就这样挂在方阿米的衣橱里,从来没被她拿出来穿过。

       “你现在在哪里?还没回宿舍吗?我去接你吧?”

       明明念着不同地点的大学,他却总是特意搭地铁到方阿米的大学地点,非要跟方阿米吃一顿晚餐送她回宿舍后才舍得离开。

       对他的喜欢,就如死灰般悄悄复燃,让方阿米苦恼不已。

       如果不是喜欢,那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真的只有好朋友的关系吗?

       “你 ...... 小心点。” 他和方阿米一同挤上刚好碰上下班人多时段的捷运班车,为了不让方阿米被其他人碰到,他笨拙地站在方阿米面前,伸出手臂捉握着方阿米身后的扶手,让方阿米圈在他怀里。

       捷运班车在下一站停下的时候车厢稍微晃了一下,让方阿米失去重心地扑进他怀里,他紧张得迅速将方阿米搂在自己的怀抱里。

       “ ...... 对不起。” 方阿米的脸蛋一下涨红了起来,向他充满歉意地道歉了好几次,想要从他的怀中抽身离开。

       “没关系 ...... 就这样吧,要是你受伤就不好了。” 他紧紧地搂着方阿米不让方阿米从自己的怀里离开,厚实的大手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抚上了方阿米的脑袋瓜。

       对于这样的情愫 ...... 谁也不晓得暧昧这张纸的背后,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每一次只要方阿米想逃脱和他这样的关系,他便会主动靠近自己,让方阿米无数次重复思考这样的关系。

       大概 ...... 只是友谊吧?

 

(三)

       “方阿米,你会出席的吧?这么巧,同学聚会碰上了我们副班长的生日呢,一起去玩玩也帮他庆祝生日吧。”

       望着高中时期班长交托到自己手上的同学聚会邀请柬,让方阿米不由衷嫌弃了邀请柬过时土气的设计。

       同时 ...... 也担心那天的到来。

       9月12日这如此重要的日子,打从一开始喜欢上他就成了方阿米内心其中重要的一天。

       要 ...... 送礼物吗?

       该送什么礼物呢?

       该穿什么衣服才会好看呢?

       方阿米怀着忐忑不安、紧张的心情等待每一天过去,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的到来。

       “我们当年理科二班的副班长,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的祝福语在聚会中此起彼落,清脆的酒杯碰撞声和吵吵闹闹的嬉笑声在包厢内充满欢愉地回荡着,随着聚会的结束而逐渐销声匿迹。

       “下次我们再聚一聚吧,再见。不用担心,我会送方阿米回家的,你们继续下一场吧。” 他向喝得醉醺醺的一群高中同学挥手再见,在目送他们离开之后转身看着蹲在路肩边呕吐的方阿米,站在方阿米身旁伸出大手轻拍方阿米弯下呕吐的身段,眼眸里全是掩饰不住的忧心肿肿。“明知道自己的胃不好为什么还要喝这么多啊?”

       “难得见到他们嘛 ...... 让我高兴喝一喝不行吗?” 方阿米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嘴边还沾着一些残余的呕吐物。

       “你为什么要管我啊?我刚才还能喝更多,都是你 ...... 自作聪明帮我喝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 他从方阿米的手提包里掏出纸巾,弯下身凑近方阿米因酒精而有些红通通的脸蛋,细心地替她擦拭脏兮兮的嘴角。

 

       “我送你回家吧。”

       他摘下了自己的外套套在方阿米的身子上,弯下腰背起方阿米,一步步地走在进入深夜后人烟稀少的街道上。

       “阿米啊,我今天生日 ...... 你没有准备礼物给我吗?”

       “我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礼物给你 ...... 才会让你喜欢。” 方阿米搂着他的颈肩,咬着下唇惭愧地垂下脑袋。

       “不管你准备什么礼物我都会喜欢。”

       “真的吗?那 ...... 你跟我说你想要的礼物吧,我准备给你。”

       “那 ...... 你跟我交往吧。” 他支吾了半晌,有些胆怯地开口。

       

       “我 ...... 喜欢你很久了。”

       方阿米呆愣好几秒,小手愤愤地轻拍了他的后脑勺。“又在开玩笑了是吧?”

       “我说真的,我喜欢你,很久了。” 他看着不远处正在亮着红灯的行人过路指示灯,认真的语气里完全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你了 ...... 是我自己没察觉。”

       其实她在他的心目中,非同凡响。

       唯有她,才能让他真正领悟出什么是喜欢。

       “走了,前面转绿灯了。你记得看车。” 方阿米拍打了他的肩头,嘴边的笑意调皮地浮现出来。

       “你是不是不答应跟我交往啊?”

       “快走吧,转红灯就不好了。”

       “你快点答应我吧。”

       “嗯 ...... ” 方阿米扑哧而笑。“我答应你。”

 图| 文 : 学生记者· 韦紫莹

对着你,除了喜欢,还包含了爱。

免责声明:U-Click 拥有提供服务、终止服务、不定时改变服务内容与形式的决定权。用户只许出于个人和非商业用途及目的来使用本网站的信息服务,所发表的言论亦纯属用户个人意见,U-Click 不会做出任何声明或保证。U-Click 不对用户因使用本网站而產生的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任何擅自复制、篡改、出售本网站信息者,U-Click 保留追诉法律责任的权利。

Disclaimer:  This site is provided on an “as is” and “as available” basis. The opinions and contents expressed in this site and those providing comments are theirs alone, and do not reflect the opinions of U-Click. U-Click makes no representation or warranty, whether expressly or by implication. Neither is U-Click responsible nor liable for any loss, damage or expense suffered or incurred by users in reliance of any of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site. Yet, U-Click expressly reserves the right to prevent any unauthorized reproduction of the site's content, any attempted change made to the site's content, and any use of the site's content for commercial purpose.

所有内容资讯与图片之版权,皆为U-CLICK新闻网所有,翻版必究。

© www.uclicknews.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Facebook social icon
  • YouTube Social  Icon
  • Email icon
  • UTAR
  • JC
  • JCS
  • 征
  •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