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rch 2019

掌心的力量

 

     

     

我很好奇,掌心的力量来自哪里,又为了什么存在。

      我第一次对掌心的力量有记忆,是五岁时爸爸因为我声音尖细的叫喊而印在我脸上火辣辣的力量。这股力量让我瞬间噤声,从此也没再因为哥哥的逗弄而在家里叫唤,当然,哥哥也不怎么再作弄我,这个也是唯一一次有火辣辣的掌心碰过我的脸颊。

      但是来自同一个掌心的,除了火辣辣的力量,也有温暖的力量,因为在我可以担起做饭的工作后的某一天,爸爸也曾用他的掌心抚过我的背,说:“阿妹煮的饭越来越好吃了。”虽然对别人来说可能是简单又日常的互动,但那一次爸爸带给我的,是可以让我暖到心底一辈子的力量。

    要说拥有温暖的力量的掌心,我的妈妈也有呢。有次我运动弄伤了肩膀,妈妈沾满药酒的手热热的,用恰到好处地力道帮我揉着伤处。这掌心的力量除了包含对我的担心,也流露出了对我的关心。这样的力量直到今天,也还会在妈妈偶尔牵着我的手逛街时感受得到。

      除了从父母的掌心感受到力量,还有从哥哥的掌心中找到可以让我安心依靠的力量。我知道,当他在伤心欲绝时还要用他的掌心把我拥在怀中安慰我,承受的是多么大的责任,但他还是担起了照顾我的职责,让我可以跟着他在前端走过的步伐前进与成长。

    还有一个人,虽然我的记忆里没有直接接触过他掌心的力量,但是他也拥有了可以让我依靠的力量,让我知道我偶尔的逞能装强,还有他在背后担心我护着我。我得知他有这份力量的时候,是当他送我去搭长途巴士时也还帮我把行李提到车站门口,担心我一个人提不动要带回宿舍的重物。拥有这股力量的人,是我的二哥。

      伴着这些让我暖到心头的回忆去思考着为何我的家人都拥有相似的掌心力量,我开始明白这些力量都是因爱而生,尽管很肉麻,但也是无可否认和替代的。不管是火辣辣的、温暖的、我所触碰过的或没触碰过的掌心力量,都是我的家人由心而生,才能从他们的掌心输出这些力量,传达到我的身上、心里,永远保存在我的记忆里。

      这股力量的来源已得到解答,但是我仍然对自己是否拥有这中力量而感到迷茫。或许是我对于使用掌心的力量还不够得心应手,在对家人输出这些力量时总是觉得害羞。

      虽然如此,我知道自己也该做出尝试去回馈所得到的这些力量了。我也希望能运用我掌心的力量去告诉我的家人,和身边的每一个人,我对他们最真挚的心意。

图、文:周晏萱

50806949_2232490806796029_19028478384427
safaf.jpg

想要用自己掌心的力量,对我爱的人表达感谢。